推荐阅读:偷天换日2 都市超级公子 韩娱之我只爱少时 断命师 豪门天价前妻 易道宗师 丧尸计划 青帝 希灵帝国

第29章 怜


    陈律的话,让一旁的人都朝他看过来。

    徐岁宁愣了愣,说:“你找我干什么?“

    陈律不动声色道:“给你父亲从国外请了位专家回来,到时候我总得赶过去引荐。“

    原来是兑现床上承诺来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说:“你来了给我打电话,我到时候请你吃饭。“

    陈律心不在焉“嗯“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话不多,跟周围人也算不上多熟,并不参与他们的话题。旁边的人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套着近乎。

    张喻凑到她耳边说:“这些人都跟陈律家有合作,陈律他爹是真牛,所以陈律也被捧得高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刚要凑过去附和她两句,结果就是一僵。

    陈律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,正往某些地方游走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时,却看见他神态自若,在喝茶,谁又能想到他的桌子底下的手不安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“张喻看她脸色不对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“徐岁宁坐直身子,去拽他的手。

    奈何陈律这人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手的力气是真大,她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陈律手指还修长……

    她猛的站了起来,脸蛋微红。张喻一脸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徐岁宁说:“我去一趟洗手间。“

    她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陈律挑了挑眉,伸手抽纸,擦了擦手,很快也起了身,朝洗手间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岁宁整理完自己,平复了好一会儿心情,才抬脚从洗手间的位置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陈律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洗手间做什么?“徐岁宁有些戒备说。

    他意有所指的淡淡说:“手上都是水,过来洗洗。“

    水是怎么来的,又是一个,过了线的话题。

    徐岁宁下意识的朝他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看去,显然他已经洗完了。

    她绷着脸,不能得罪他,干脆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律伸手替她理了下耳边的头发,道:“你可真是浪的离谱。“

    “陈律,你别再说了,你自己发.情,一直说我做什么?“徐岁宁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视线往下扫,却看见他这会儿平静到不能再平静。

    陈律这会儿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,只是单纯在逗她玩。

    他的手从她耳后下滑到她脊背,然后扶住她的腰,徐岁宁的腰很细,细到光是搂着,就挺让人有破坏欲。陈律低头看着她的耳垂,道:“晚上去我那?“

    徐岁宁心里警铃大作,勉强说:“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回去了,去你那会来不及走。“

    陈律就松开了她,就在她以为能走的时候,他把她拖进了男厕隔间。

    陈律的亲吻虽然乍一下感觉挺循序渐进,只是仔细辨别,去分明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霸道劲。

    徐岁宁双手撑在他胸膛上想挡住他。只不过还是徒劳。

    陈律道:“蹲下去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跟了他几回,也算是有些明白他的意思,这是要她用嘴。她不愿意,说:“太脏了。“

    他隐隐有不耐烦的味道,语气倒是和往常一样:“我说,蹲下去。“

    “我不。“徐岁宁记忆里那些不好的片段全部涌出来,她打了个哆嗦,红着眼睛说,“我该回去了,不然外头的人会怀疑。“

    “徐岁宁。“陈律眯了眯眼睛。警告道。

    徐岁宁还是不敢把他彻底惹毛了,毕竟她亲爹的未来掌握在他手上,她的声音小了一点,没说话,但显然还是,不愿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咬了下唇,还是说:“这个我真不行。“

    陈律自从上次跟徐岁宁睡过以后,对她多少是有点兴趣,对她也算是多了一些关注,她的要求他也如她所愿满足她。但他喜欢大胆主动,这会儿那种索然无味的感觉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律是一个有点兴趣就会纵容自己的人,哪怕兴趣再出格,他想做的也都会去做。而不感兴趣的东西,他也不会花半点心思。

    他松开了徐岁宁。

    “整理下,出去吧。“他没什么语气的说。

    徐岁宁在他松手的一刻,就感觉到了他的疏离跟冷淡。

    女人其实都很敏感,一个男人的态度,多少能够察觉到一些。

    她知道陈律这举动并不是好心放过自己,而是自己触碰到让他不满意的点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几乎是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手,说:“对不起,是我的问题,我心理上接受不了这件事。但是我父亲的事情,麻烦你高抬贵手。“

    陈律回头看了一眼,她脸色惨白,拽着她的手也是紧紧的,生怕他走了。

    往常人或许会心软,但陈律本身就偏理性,同情这种情绪,跟他的生理需求成正相关。生理得不到满足,同情值就是零。

    他不带任何情绪的,扯开了她的手,道:“你放心,那两百万既然给你了,那就是你的。姜泽在国外,也会暂时继续在国外待着。“

    他说的是暂时。

    徐岁宁心里沉得厉害,说:“那你新找的医生呢?“

    “找他回来一趟,还得长时间待在国内,也得几百万,我的钱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“陈律平静道,“希望叔叔,能够自求多福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愣愣的站在原地,他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,他是不会再帮忙了。其实陈律刚刚过来对她的态度确实不错,不然也不会一来就在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现在一想,陈律还在替她办事,那就是还想跟她有长期合作的意思。总不可能花这么多钱,就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男人上心,不都是有理由的么?

    徐岁宁真的很爱徐父,为了徐父做什么都行,但是她好像把事情给搞砸了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睁眼时,有几滴眼泪砸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徐岁宁有些颓废的蹲了下来,几分钟后,有只手递给了她一张纸巾。

    陈律那双手,她很熟悉。

    徐岁宁道了声谢,又连忙说:“我对这种事情,真的接受不了,我有阴影。“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情。“陈律淡淡说,“把眼泪擦了,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女人可以哭,但不是所有男人,对女人的哭会产生情绪。至少对我而言,我只会觉得麻烦。“

    他顿一顿,又道,“至于你不愿意的原因,那是你的事情。我觉得没劲了就是没劲了,不会在意你是因为什么理由拒绝我。“

    良久,徐岁宁“嗯“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自为之。“陈律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岁宁回到位置上的时候,陈律已经不在了,听他们说,是被一个女人给接走了。至于是谁,没有人认识。

    有一个开玩笑说:“陈律现在的女人圈子真广,以后泡妹子,还是得问陈律介绍。“

    “陈律这叫什么,周意后遗症?“

    “我当时不就说过,陈律骨子里并不是什么传统的男人,只不过是被周意给束缚住了,周意一走。他的本性可不就暴露出来了么?“

    洛之鹤见徐岁宁过来,给她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张喻道:“我们宁宁,酒量不差,喝水有什么意思?“

    洛之鹤微微蹙了下眉,笑了笑:“她明天就回去了,你给人家灌醉,到时候睡过了怎么办?“

    张喻一听,也是这个道理,说:“还是你想的周到,不愧是a市第一从不走心的暖男。“

    洛之鹤是对谁都还行。但对谁也都有距离感。

    徐岁宁却想起自己的父亲,徐父也是个温和并且对谁都好的男人,年轻时年轻有为忠于家庭,又很积极向上。而现在手腕上布满刀痕,全是自残痕迹,嘴上时不时崩出一句,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“宁宁,爸爸好痛苦,真不想活了。“

    “死了一了百了,可是宁宁就没有爸爸了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崩溃得有点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把一旁的张喻给吓了一大跳,连忙安慰她说:“这是怎么了?徐岁宁,是不是我说错话了?“

    哭是没有用的,哭一点用都没有。哭不能帮她扛起整个家。徐岁宁很快擦了把脸,笑着说:“我太感性了,突然想到一部电影,一下子没忍住。“

    她待了没多久,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张喻喝了酒,洛之鹤道:“我送你吧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没有拒绝,她感觉他应该有话要跟她说。

    洛之鹤在车停在她楼下时,开口道:“你要是有什么困难,可以和我说,如果能帮上忙,可以跟我说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勉强笑了笑,说:“我自己能处理好,你别担心了。“

    倒不是她客气,只是洛之鹤真不一定能帮得上忙。首先是姜泽的事情,上次他就说过,姜泽不管怎么样,也是他从小到大的兄弟,显然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帮忙她。

    另外徐父的事情。要请专家,动辄几百万的花销,拿出几百万帮助一个不太熟的人显然不太可能。如果只是花物力,她麻烦也就麻烦他了。

    她要真提了,洛之鹤显然会为难,徐岁宁不想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。

    徐岁宁想了想,又道:“要是我需要你帮忙,我肯定会说的。“

    洛之鹤点点头,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徐岁宁这一晚,做噩梦了。

    噩梦里有个中年男人。光着身子,强迫掰开她的嘴。嘴里是毛骨悚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怎么求怎么求,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徐岁宁最后用刀,扎了那人。

    血溅进了她的眼睛里,她眼前都是红色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徐岁宁醒了。

    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天亮,她都清醒得很,提前两个小时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徐岁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合,在机场碰到了陈律,她也看到了蒋楠铎,猜他大概是去出差。

    陈律边上还有个女人,应该是来送他的,徐岁宁隐隐约约记得这女生是个网红,名气还挺大。

    女人凑到他耳边说着什么,他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她从陈律对那个女人的态度,看出了他前几天对自己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或许陈律,昨天晚上在这个女人那里过的夜。

    徐岁宁盯着他,大概是视线太过直接,陈律在喝水的时候偏了偏头,朝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他抬脚朝她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岁宁垂眸,在心里想着该说什么,路过她时,她喊了一声:“陈律。“

    只不过她想多了,他只是过来丢个水瓶,并没有跟她交流的欲望,敷衍的“嗯“了她一声,就绕过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搬着行李箱去了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徐岁宁过了安检,然后想随便吃点东西,接下来倒是又碰到了陈律一次,蒋楠铎也看见她了,拍了拍陈律的肩膀,而他看了她一眼,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徐岁宁就从那家店里退了出去,进了旁边那一家。

    她也就随便点了一份卤肉饭,没吃两口,出去时陈律正好也从店里出来,两个人差点撞上,幸亏蒋楠铎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“徐小姐,挺巧啊。“他说。

    徐岁宁跟他点了点头,说:“嗯,你们出差啊?“

    “有个研讨会。“蒋楠铎道,“出去个两天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无意跟他们寒暄,心情也不太好,已经想走了:“好的,那我先走了。“

    “再见。“蒋楠铎转头跟陈律说,“昨晚你跟萧姿是不是发生什么了?看她黏你黏得怪厉害。如果不是咱们不允许带人,感觉她都想跟你一起走了。“

    陈律余光看见徐岁宁脚步加快了,并没有搭腔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看见有人拍照,估计萧姿跟了富二代的事情。过两天就会传到网上。“

    陈律淡淡:“我不是艺人,有什么关系?“

    蒋楠铎有意无意问了一句:“周意在国外,估计也能看见吧?“

    陈律更是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而徐岁宁在飞机上,倒是睡得挺香。飞机落地以后,徐母亲自来接的她。今天徐父没去医院,徐岁宁回家,他心情难得很好:“宁宁回来啦?“

    只是徐父又瘦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窝进他怀里撒娇,“爸,是不是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,你答应过我你会好好吃饭的。你忘了吗,可不能对我言而无信。“

    徐父呵呵笑了笑:“爸爸今天一定多吃。“

    徐母早就做好了晚饭,徐父今天破天荒吃了不少,饭后一直跟徐岁宁聊天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怎么不带回来?“徐父跟她聊到一半,突然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岁宁笑着说:“之前那个性格不合,分手了。“

    徐父愣了一下,随后释然道:“现在年轻人分分合合也正常,有钱人家说好也不好,爸爸就想你嫁个普通人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其实也就想嫁个一个普通人,跟她一样是个老师,或者同样是编制内就行,双方稳定,这样就挺好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徐岁宁跟着徐父一起去的医院,他每天都得做心理疏导。

    心理医生一个小时收费几千,她不知道那笔钱可以撑多久。

    其实本来她不抱希望,也还好。陈律给了她希望,又亲手把希望给捏破了,真的很残忍。

    可是他也没有错,只是他们之间的交易。她满足不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为了徐父,可以去克服心里阴影。但那不是一次成功得了,陈律也不会那么有耐心,给她很多次机会。

    徐父今天的状态都还算好。

    徐岁宁陪着他出去逛了逛,两个人买了一只鹦鹉回家。

    往后几天,她照常带着徐父去医院,有一天心理医生却稍微提前了一点,道:“今天我得跟我朋友一起吃个饭,咱们就早点开始。他这次正好过来开研讨会,平时都撞不到一起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顿了片刻。道:“是陈律么?“

    “不是陈医生,是蒋楠铎。“心理医生道。

    陈律显然也在这。

    徐岁宁没做声,默默的陪着徐父做了检查,回去的时候,心理医生正好跟他们一起下楼,蒋楠铎下楼的时候,表情有点微妙。

    “徐小姐家乡在这儿?“

    徐岁宁点点头,准备拦出租。

    心理医生道:“这个门这边出租车进不来,你得往外走一点。“

    蒋楠铎琢磨了一会儿,说:“我送你吧。“

    心理医生上了副驾驶。徐父道了谢,也拉开了后边的门。徐岁宁看见里面的男人以后,就不打算坐了,可是徐父已经安安稳稳的坐着了,还跟陈律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徐岁宁道:“你们先走吧,我自己打车。“

    陈律盯着她道:“你就把你父亲一个人丢在这儿?“

    徐父看了看她,皱起眉。

    徐岁宁只好拉开另一边车门,坐在了陈律另一侧,她尽量都往门的位置挤,不敢靠近他。只跟徐父说话。陈律看了看她,觉得有点好笑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出来一会儿,徐岁宁被冻得鼻尖都是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“吃过饭了?“陈律扫了眼她鼓鼓的胸脯。

    徐岁宁有些惊讶他会开口,耷拉着眼皮说:“没。“

    “一起?“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得回家。“徐岁宁说,“我妈在家里已经做好饭了。“

    想了想,又补充一句,“谢谢。“

    陈律又多看了她两眼,不过没有多说什么。不久之后她就到了,扶着徐父下了车。

    心理医生道:“陈医生跟徐小姐认识啊?“

    陈律扯了下领带,语气里漫不经心,淡然道:“养着玩的,前两天说了几句重话,估计还怕着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这脸蛋,勾起他兴趣倒是也不算难。

    蒋楠铎表情复杂。

    心理医生则是了然的点了点头,毕竟这医院,普通人也不是想进就进得起的。而且确实是陈律打电话安排的徐父住进来。

    徐岁宁当天晚上,收到了陈律的微信。

    【喝多了。来接我。】

    徐岁宁得帮徐母批改学生作业,回了一句:现在在忙。

    她怀疑他是不是发错了,不然她跟他不顺路,怎么去接他。

    徐岁宁这就是格局小了,活生生错过了陈律的示好,换其他人来想,要她去接,还不是为了亲热?他显然是后悔前边的冷淡了。

    徐母洗完澡,跟她说:“我们学校里有个刚进来的老师,长得挺端正,编制工,家庭条件不太好,乡下的,但人品不错,你不是正好单身,见个面怎么样?“

    徐岁宁一想,也不是不行,“你有没有照片?“

    徐母道:“明天你来学校看看?“

    这一看,外形徐岁宁倒真是挺满意的,她喜欢长得高但是不要太好看的男生,太好看她觉得自己把控不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一满意,徐母就替她把人约出来见面了。

    男生也姓徐,叫徐冉。徐岁宁周末的时候,跟他一起约了饭。

    第一回见面两个人算是好感还行吧,不过徐冉得回家过年了,后续只能年后再说。

    徐岁宁把看电影跟吃饭的照片,发了朋友圈。

    张喻眼尖发现了照片另一边的筷子和碗,在她底下留言:跟谁一起吃饭呢?

    徐岁宁回道:相亲对象。

    陈律看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,刚刚做完手术。他扫了眼,给徐岁宁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【绿我?

    

高速文字手打 碧曲书库 徐岁宁姜泽陈律章节列表 https://www.biqugewx.org/biquge/147583/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